コすけさん

#头像新晋女神#

【眼左右】No man is an island.


*大家入学希望之峰学园还没多久的时候的故事。
*主眼左右,左右田原亲友出场。77期全员登场(写完觉得几乎是全员向了),对话(废话)很多,努力让读者能认出谁是谁。但是无视了某3的吃书设定,所以没有七海,人设也是和游戏里面一样的(真的我就是嫌某3的人设丑,就算是写文我也嫌弃它丑)。
*努力想刻画出帅气的田中但是田中语苦手希望没有OOC。
*欺负左右田欺负得很开心。

“哟,这不是和一嘛,好久不见~你怎么还留着那头粉毛啊,也太喜欢这个颜色了吧,明明我们几个都一致认为还是黑色比较适合你啦~哇衣服也还是那个你超喜欢的牌子呢,挺长情的嘛~话说,难得见一次一起去玩一下怎样?还是说上了希望之峰就不认得我们这些凡人了啊?”

用他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声音说出的仿佛恶魔般的低语,在超高校级的机械师——左右田和一的耳畔轻轻响起。

明明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到索妮娅小姐组织的派对的时间了,难得大家要出希望之峰学园一次在外面好好玩一通的,为什么会这么背,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遇到他们啊……

“喂喂,表情也太可怕了吧~我们好歹也是初中差不多两年的亲友吧?只是去玩一下啦又不会怎么样吧?”

“那个…我接下来还有点事…”

“你不会拒绝吧,和一?”

当然啊,怎么可能拒绝,自己从过去开始就一直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啊。成为亲友的时候也是,帮助作弊的时候也是,最后被背叛的时候也是,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地就让事态发展成了对方想要的样子。

“嗯…”

“啊哈哈,那就走吧,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挺好玩的地方哦~”

“……”

被对方看似亲昵实则强硬地扯着衣服,左右田不得不跟上“亲友”们的脚步,被迫从原定的路线上离开了。

果不其然,所谓“好玩的地方”,是一个昏暗又隐蔽的死胡同。

接下来等待他的就只有一场欺凌勒索罢了。

啊,混蛋,明明他自己也知道只可能会有这一种结果的,最后却还是乖乖跟来了。

没救了,这个没用的自己,从初中到高中,他改变的从来只有外表。即使进入了万众瞩目的希望之峰学园,他内心也一如既往的脆弱而又易碎。

针织帽被扯掉扔在一边,左右田攒了差不多半年打工的工资才买到的衣服被弄得脏兮兮的,还多了几处被撕破的痕迹。不过这对左右田来说还勉强称得上是不疼不痒的拳打脚踢,没过一会儿那几个混子看上去就有些腻了。左右田发自内心地希望他们可以止步于此,接下来只要掏出自己身上全部的钱应该就足够打发他们了吧。

“妈的,不就是进了希望之峰,能的不行啊,最近都不怎么找得到人啊?”

“真的是希望之峰之耻啊~”

“就算外表弄得跟个小混混一样也还是这么没用啊~话说粉色头发真的很土啦你的新同学没告诉过你吗?呃,不会吧?哭了诶?诶说真的,当时我卖了你的时候你哭我倒还能理解吧,现在是要怎样啊?高中生了被揍一下就哭不嫌自己丢人吗?”

最后一句恶毒的话语是由货真价实的原亲友口中吐出的,更是狠狠地刺伤了左右田。

“不过,揍人也有点揍腻了。”话音刚落,左右田的眼中燃起了那么一点希望之光,总算可以放他走了吧?现在赶过去应该还不会迟到太久吧……大概,不然又会被索妮娅小姐讨厌的。

“啊啊也是啊,这小子毫不反抗很无聊啊。”

“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钱,我们赶紧去吃顿好……”

“所以,来拍点羞耻照片怎样?”

对左右田来说宛如福音的某个不良的提议被突然打断,原亲友乐呵呵地吐出了毫不留情的一句话,左右田的心一下坠入了谷底。

“喂,唯独这个就放过我…”

“呜哇,你这家伙可真是魔鬼啊!好歹你们初中也要好过一段时间吧?”

“你们都跟我来找乐子这么多次了还不懂啊,那点交情对我来说不值一提啦~”

“说实话,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

“傻啊你,想哪去了,羞耻照片可以放到黄色网站挣钱啊~说不定还能拿来威胁希望之峰大赚一票啊~”

“…别啊…”

“……你这家伙,不但是个魔鬼,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

“多谢夸奖~”

“那,先把他衣服脱下来?”

“姑且先这样吧。”

左右田零碎的几句求饶被彻底淹没在以他原亲友为首的不良团体的谈笑声中。事不宜迟地,两三个身强体壮的混子就凑近了左右田。先是连身工作服的拉链被无情地拉到最底,然后就像完美的团队合作一般,马上就有两个人分别来到左右田的两侧拉着他的袖子,一下就把他的衣服拽下来了一半。接下来,他的原亲友俯下身,抓着他的两条裤管,使劲一扯——于是那件可怜兮兮的名牌连体服就这样轻而易举地从左右田身上被脱了下来。

“哈哈哈,意外地还挺好玩的!”

“喂,你们接着吧,我还是不大想看到别的男人的那个…”

“没种!让老子来!”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忍忍就好,忍到他们完全腻了就好。初中时不也是这样吗,为了至少不被全班孤立,不被自己其他的不良“朋友”发现自己从前的真面目,所以在他们已经决裂之后他仍一直服从着原亲友的胁迫,在暗中被敲诈勒索霸凌。

不过还好啦,反正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一直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事,从明天开始他也依然是那个吐槽犯蠢颜艺还有败犬担当的笨蛋机械师…所以啊——

就这样吧。

在左右田的大脑马上要完全陷入空白的前一刻——

“汝等在此地欲行何事!?”

“田中?!?”

被最讨厌的情敌目击到这一刻可以称之为左右田短短的十六年人生中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了吧。不过虽然只有一点点,他的心底还是不由自主地涌上来了一种名为“安心”的情绪。

可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很久。不如说,马上就被羞耻和恐惧给压下去了。果然,不能把同学也卷入这种事情啊,而且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些事,尤其是他超高校级的同班同学们,尤其是田中。

在“为什么你丫会在这”和“快回去”之间犹豫了许久,左右田努力做出了若无其事的笑容说出了自己都觉得编得蹩脚至极几乎都显得可笑的谎言,“田中,我刚好遇到初中同学所以就顺便出来玩了一下。我可能要迟一点过去你就跟索妮娅小姐他们说…”

“哟,同班同学嘛这是?”,打断了左右田要说的话,一个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田中,“你们希望之峰的学生怎么一个两个比我们还有个性啊?”

“这人是暴走族?不对,没有这样的暴走族吧?中二病?难道希望之峰还招‘超高校级的中二病’这种才能?早知道我也再整夸张一点了说不定也就入学了啊——”

“和一啊,没想到你在希望之峰交到跟你这么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了呢~可喜可贺啊~”

无视了混子们尖酸刻薄的暗讽和嘲笑,田中毫不留情地扔了一句,“速速解放那个杂种。”

“诶诶,这位和一的同学,你好像没搞清楚情况?”

“你明白现在是几对二吗?而且,那个杂种,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就是个战斗力不足5的渣渣哦?看你长得也不像武斗系呢,对上我们这么多人应该挺费劲的吧?”

“喂,你说咱们是不是又可以收集多一个超高校级的羞耻照片了?”

“不错啊,可以多卖一份钱了~就这么办。”

随着左右田原亲友的一声令下,三个比较结实的不良猛地就向着田中的方向冲了过来。

超高校级的饲育委员仍然不为所动,屹立如山。甚至,他不经意地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冷笑。

“可笑至极。”

“去吧,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哟!!”

几个团块从田中的围巾里伺机蹿出,精准地扑到了每个不良的脸上。之所以称之为团块,是因为其速度之快,使不良团体中的任何人都没有目击到其正体。

可左右田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sunD、jumP、chamP和magaG。虽然听起来有够奇怪,但知道了这些都是以少年漫画杂志的名字为原型来命的名之后,左右田也不禁为之汗颜。虽说当时很无语,但他最后还是好好记住了那些让索妮娅喜欢的不得了的小仓鼠的名字。

“卧槽妈的这啥!!热的卧槽!!!还有毛!!!”

“操他妈!!老子的眼睛!!啊啊啊啊!!!”

灵活地躲过不良少年们不断伸出的想抓住这些毛团摔在地上的手,不知被如何训练得如此机灵的仓鼠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狰狞的抓痕。

“妈的!!我们还有人呢!!快点,快把那个混蛋抓住!!”左右田的原亲友气得已经不能维持冷静又运筹帷幄的形象了,甚至在下令后自己先扑过来想要抓住田中。

“愚蠢的凡人啊。”

田中沉稳地往旁边挪了一步,他扑了个空差点跌倒,不,因为趁他重心不稳时田中一脚踢中了他的膝盖,于是真的摔倒了。

摔跤的尴尬化作一团怒火直冲混混头子的脑袋,他一把抓住了田中的脚,同时给另一个几乎看懵了的混子使了个眼色,那个混子总算回过神,冲过来从背后架住了田中。这时,几只仓鼠也逐渐招架不住,被召回了它们主人的围巾里。孤身一人的田中逐渐被不良团体给围了起来。

“…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将军了呢!!告诉你啊,一会儿我手下还有人要来呢!不过不愧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啊!我喜欢!所以绝对要拍到你最好的照片啊!!和那个没种的垃圾一起拍怎么样?!还是直播你们俩上床更好啊?!”左右田的原亲友仿佛是为了掩盖自己丢人的一跤,开始源源不断地描摹诉说着他要如何羞辱这两人的计划。

他得意地想要看这个被称为“田中”的男人的畏惧的屈辱的表情,却惊恐地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眼里没有一丝惧意,甚至也没有一丝愠意,有的只有居高临下的对他的蔑视和不屑。更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竟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如此。”

在气昏了头的混子头头终于想到应该先揍这个家伙一顿而不是逞口舌之快之前,在一边被按着已经许久不作声的左右田突然没头没脑地朝着他的原亲友来了一句:

“喂,你知道为啥这货的仓鼠叫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吗?”

所有人包括田中都一并看向了现在只穿着背心和短裤的左右田,只不过不良团伙脸上的是疑惑和不解,田中脸上的是赞许和欣赏。

“哼,一届杂种终于发现了么。”

“什么?”更加莫名其妙的小头领又回过头来看着田中。

“汝认为呢?”

在左右田的原亲友能回答之前,一具硕大的仿佛战车般的躯体已经将他撞飞,让他狠狠拍到了死胡同的墙上。

“竟敢对俺的选手们出手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啦,总之把他们全部打倒就对了吧,二大叔?”

超高校级的经理人——二大猫丸以及超高校级的体操选手——终里赤音,明明均非拥有战斗系头衔的二人此时却仿佛战神附体,只不过数秒就将几乎所有的不良打翻在地,侥幸逃过这一劫的不良也屁滚尿流地往胡同口那边逃跑。

“噫呀!武斗派好可怕的说☆!咦耶,嘴上说着好可怕的唯吹却不小心打出了一个绮罗星的说?!?话说和一酱和眼蛇梦酱没事吧?!”用夸张的肢体动作表现自己的一惊一乍的名为澪田唯吹的少女飞快地跑到了因为按着自己的不良被吓跑总算解开了束缚的左右田旁边。

“呀——!!左右田同学是不是受伤了呀!!请、请务必让我来看一下!!呀啊——呜呜…又摔跤了…”本是跟随着轻音部的脚步急匆匆地想要跑过去为左右田查看伤势的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罪木蜜柑却不小心被一个不良的身体绊倒了。

“想要帮别人治伤之前自己却受伤了耶~不愧是呕吐母猪女呢~”,一边说着刻薄的话一边抬脚绊倒了一个经过自己的想逃的不良,“哦呀,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呢~弄脏了本小姐的鞋子要怎么赔呀你这渣滓丧家犬!?”明明是自己故意绊倒别人却反倒冲着被绊倒的不良发火,性格如此恶劣之人在77期中非西园寺日寄子莫属了。

“别这样啦日寄子,我们快去帮蜜柑吧。”超高校级的摄影师小泉真昼笑着拉住了西园寺的手,“还有你们,身为男生这样仗势欺人以多欺少,就不会羞愧吗?刚才你们围殴田中的视频我已经拍下来了,去少年管教所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吧!”

喂喂我们哪里有围殴到那个田中啊…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不良脑中刚冒出这句话,就被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给彻底踹晕了过去。

“哼…竟敢绑架希望之峰学园的本科学生啊…唯有这份胆量倒是值得我赞赏。但唯一不可饶恕的是,竟敢因为你们的一场闹剧使本少爷的用餐时间推迟了?!”

“就是啊!难得本主厨借了厨房花了半天做了一桌子世界各地的特色菜哦!现在大概都凉了吧!”

“花村,既然现在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了,我命你现在立刻回去将菜肴恢复到原先的美味!”

“既然是十神君的要求就没办法了呢,那么这里就交给战斗系的大家吧!不能看到女孩子们的英姿倒是有点可惜呢…”超高校级的料理人花村辉辉留恋地望了望不远处罪木摔倒的福利场景,小跑着离开了战场。

“哦呀哦呀?总感觉又有一波要过来了的说!?”感觉到了左右田此时的尴尬于是假装没看到正在重新穿上连身工作服的左右田,耳朵灵敏的澪田一听到声响就指着远方喊了起来,试图帮忙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这里就交给我吧。”手持竹刀,威风凛凛地矗立在远处的少女正是超高校级的剑道家边谷山佩子。她一跃而起,无人可见其确切身影,周遭的人只能感到以边谷山为中心散发出的阵阵清冷又凛冽的剑气。不出十秒,在她前面的十几名不良少年齐刷刷地倒下了。

“敢跟老子作对,是活腻了是吧啊?!就这点人还装什么黑道啊,信不信老子全把你们全部灌水泥沉东京湾啊?回去砍掉重练吧!”

还有意识的人总算发现了他们是招惹上了一个多么不该招惹的存在——全日本最大最具影响力的暴力团九头龙组的继承人,超高校级的黑道九头龙冬彦。

“诶诶诶?!?已经没事了的说?”又跑回胡同口的澪田看着一地不良少年的躯体,惊讶地揪住了自己两边的发卷。

“哼,算是吧。都是那个女人干的啦。”

“莫非冬彦酱是在说佩子酱?”

“不然呢,总不能是我把这群人渣吓晕了吧。”

“说的也是呢,呼呣呼呣…话说回来,唯吹总觉得冬彦酱是不是其实和佩子酱关系挺好的呢…哈!莫非是心跳心跳小鹿乱撞的竖旗展开?!?”

“啊?你这笨蛋乱说什么呢!再乱说信不信把你捆起来卖到海外去啊!!”

“不要呀!唯吹还是想在日本当轻音部!!而且被卖到海外就不可以跟蜜柑酱真昼酱日寄子酱索妮娅酱佩子酱赤音酱白夜酱凪斗酱辉辉酱和一酱眼蛇梦酱冬彦酱猫丸酱一起玩了会很寂寞的说!!哇,一口气说了十三个名字的唯吹好棒!!”

“为什么连老子也包进去了啊……”

“像我一样的人渣垃圾虫也配与澪田同学这种希望的象征一起玩耍吗……若是能成为澪田同学希望的…”

“凪斗酱!垫脚石发言STOP的说!”

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乖乖地被禁言,默默地盯着从远处跑来的超高校级的王女索妮娅·内瓦曼德的身影。

“十分抱歉!我来迟了!终里同学的直觉真是非常的准呢。”

索妮娅匆匆跑到左右田的身边,“左右田同学,你还好吧?”

“索妮娅小姐您还特地过来了吗!怎么能麻烦您这样的王女大人…真是不胜感激!”左右田在索妮娅面前不由自主地用起了敬语。

“这种时候还请忘掉我王女的身份!而且,比起我,你更应该感谢田中同学哦!是他先找到你然后用小仓鼠把我们叫过来的!”

“哈?”被打到墙上又掉下来的气若游丝的左右田原亲友难以置信。他开始努力回想当时那个古怪男人放出仓鼠的场面。当时,是有三个人冲了过去,然后仓鼠忽然扑到了他们脸上……

等等,三个?

“喂,你知道为啥这货的仓鼠叫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吗?”左右田当时的话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一遍遍地回响。

破坏神暗黑四天王……暗黑四天王……四天王……

就是说有四只啊?!

“田中同学,谢谢你,多亏了‘海市蜃楼的金鹰’jumP,大家才能一路找到附近的!终里同学也非常的厉害,后面竟然都不用小仓鼠带路就找过来了!”索妮娅让那团平日里最爱打瞌睡但在关键时刻却从未让它的主人失望的小毛球沿着自己的手臂跑回了田中的围巾里。

原来还有一只拿去通风报信了吗?!?

“可是,用仓鼠去叫人什么的,怎么可能……!”他无法承认,自己就这样败在了一只仓鼠手下。

左右田挺了挺身,翻了个白眼,“喂喂喂,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那家伙真的是超高校级的中二病吧?虽然我觉得也没错就是啦…”

“啊?”

“答案早就呼之欲出了吧,那家伙真正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饲育委员’啊。”

“啊?!?”

是啊,能把普通的仓鼠训练到那种地步,让区区仓鼠能够明白并听从主人的命令出击和回避,能够那么灵巧地闪避人类的抓捕,能够自己去给主人的伙伴报信带路……

这一切,除了超高校级的饲育委员——田中眼蛇梦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做到。

“本王名乃田中眼蛇梦…铭刻在心吧,这是总有一天要支配这个世界的男人的名字。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有这么想说这句话吗…”

“田中同学真是太帅气了!”

“索妮娅小姐…算了,这次你丫的确有那么一丢丢帅气就是了……”

“……为、为什么啊……像你这样的无能废柴怎么可能跟那样的超高校级交上朋友啊!!以前从来就没有谁来帮过你不是吗!!”死到临头仍然无法承认事实的左右田原亲友垂死挣扎般地发出了质问。

“无礼狂徒!!注意你的言行!!”

“索、索妮娅小姐…?”

“在我心目中,左右田同学可从来不是什么无能废柴哦。”

“哈、哈…!那我就告诉你吧!他以前、不、就在刚才…”

田中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在左右田原亲友的脸上,彻底断绝了他能在今天之内再次开口说话的可能,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终于闭上了那过于聒噪的嘴巴失去了意识。

“哼…在地狱的业火中永世反省自己的罪行吧。”冷冰冰地抛下一句,田中转身看着还坐在地上的左右田,“杂种,还能走吗。”

“呃…可能不行。”他刚刚想把衣服穿上的时候就想站起来,可惜左右田一开始认为的“勉强不疼不痒”的伤在那时突然一下子全部爆发,差点没把他疼得再掉一次眼泪。他由衷地感谢澪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几乎没有人看到他半躺在地上挪动着努力在更多人过来之前穿好衣服的丢人样子。

“果不出本王所料,据汝方才好似蝼蚁般挣扎的姿态便知。”

“怎么偏偏就被你看到了啊啊啊啊!!!”

“别小看本王洞悉一切的邪眼之力。上来。”

“啊?”

田中干脆利落地蹲了下来,索妮娅也马上会意地扶着左右田把他放到了田中的背上。

“唔啊啊别啊啊啊让我走路啊啊啊啊啊——”

明白过来田中用意的左右田张牙舞爪地试图下来,可惜在他成功之前田中已经提着他的两条腿欲要起身,为了不在索妮娅面前倒栽葱似的摔下来他最后不得不妥协般的搭住了田中的肩膀。

平时总是自称为冰之魔王的田中的体温与寒冰恰恰相反,即使隔了几层衣服左右田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从对方后背传来的温暖。

“…说好的冰之魔王呢。”

“……凡人无需多言!”

在实在不好意思再给同学们尤其是索妮娅添麻烦的左右田全力反对了索妮娅暂缓这次派对的提议又应付了来自各个同学或直截了当或拐弯抹角的关心后,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果然是自己这十六年人生中最糟的一天了啊,被不良们打了一顿也就算了,还差点被拍到羞耻照片,最后被最讨厌的仓鼠混蛋救了还被全班同学目睹了自己这有够丢人的一幕……但是——

就这样吧。

就连左右田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现在正埋在田中大衣里的自己的脸上所渐渐浮现出的笑意。

那张笑脸的每一个细节都昭示着其主人此时此刻是多么的安心与宽慰。

“田中哟,今天你也辛苦了,不如还是让俺来背着左右田吧。”

“……无妨。”

“那个,左右田同学的伤真的真的没有大碍吧?如果不介意的话……”

“罪木同学,现在不如先让左右田同学在田中同学的背上休息一下吧?”

“啊——!!也、也是呢!!对不起对不起我这样的母猪又说了不合时宜的话真的对不起!!呜呜呜……”

“没事的,罪木同学,回去了之后左右田同学一定会很乐意让你治疗的。”

“是、是这样吗?诶嘿嘿,那我们就快点回去吧…诶嘿嘿…”

“呀~可谓是千钧一发呢!这次事件也被唯吹完美地解决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的说~”

“才不是被你一个人解决的啊!”

“哈……我倒是觉得那种程度的绝望完全不配成为大家希望的…”

“是谁让狛枝哥重新开口的啦!”

“所以说垫脚石发言禁止的说凪斗酱!!”

“哼,既然左右田也找到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尽早回去继续索妮娅所举行的派对啊。本少爷可是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就是啊!!活动了一下身体老娘现在更饿了啊!!”

“十神哥还有终里姐,老是想着吃的话总有一天会变成猪的哦?虽然十神哥现在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

“好啦好啦日寄子,我们赶紧跟上吧。”

“哼!看在小泉姐的份上就不管你们这些肥猪预备役了!”

“话说回来,那群人也真是不怕死啊,敢动希望之峰学园的本科生,也太小看希望之峰了吧。呵,如果他们要真有胆子做到底老子说不定还会佩服他们一下。”

“可惜的是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等闲之辈罢了,少…咳。”

“咳咳咳…”

“咦?冬彦酱和佩子酱同时咳嗽了起来?”

“跟你没关系啊!”

“…只是碰巧而已,澪田。”

“啊哈哈,我似乎目睹了某种希望绽放光辉的一幕呢…我果然很幸运啊。”

“狛枝你给老子闭嘴!”

“那个……那些可怕的人…应该不会再找过来了…吧?”

“啊,蜜柑你放心吧,刚刚走之前我已经向警察提供了他们的罪证了,他们八成要在少年管教所被关上一段时间吧。”

“就算放出来也无所谓啊,这群垃圾谅他们也没那狗胆与九头龙组为敌。”

“呵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啊!”

“只是觉得黑道也意外有不错的一面呢。”

“……小泉你这女人,活的不耐烦了吗!”

“好的好的,知道了,黑道大人。”

“呵呵…”

“佩…边谷山!你又笑什么!”

“一边脸红一边说威胁别人的话,会显得很没有说服力的,九头龙。”

“……!!你们这群女人真是不要命啊!”

“喂喂!眼蛇梦酱!和一酱!再不快点的话就要掉队了哦!白夜酱和赤音酱已经绝赞全速前进中了的说——!诶?等等?因为眼蛇梦酱正背着和一酱,所以叫和一酱快点也没有用啦!不过唯吹觉得自己这种天然呆的地方也很可爱呢!点头点头!”

“为什么自己说出了点头啊唯吹……不用勉强的啦田中,你和左右田今天都受伤了吧?我们慢慢走回去就好。”

“小泉姐真是体贴过头了呢~明明不用管那些笨蛋也可以的。”

“但、但是,西园寺同学今天明明也很卖力地找了左右田同学……”

“没人在问你的意见啦你这腐臭的蜜柑!!”

“咦耶?!呜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身为腐臭的蜜柑还厚脸皮地苟活于世真的对不起!!”

“日寄子,比起吵架,不如想想一会儿去卡拉OK唱什么歌吧?来,蜜柑也想一下?”

“哼,要不是小泉姐,我才不会去这种乱哄哄的庶民娱乐场所呢……所以一会儿小泉姐一定要陪我唱哦!”

“诶、诶嘿嘿…其实我也很开心呢。因为我还是第一次为了唱歌去卡拉OK呢……”

“真巧呢罪木同学!其实在我的国家并没有名为‘卡拉OK’的东西,所以就强行拉着大家陪我一起去了,如果给大家添了麻烦真的很抱歉!”

“没有啦索妮娅,不如说一直在校园范围内活动也有点腻了,偶尔这么出来一趟不是也挺好吗?”

“小泉同学谢谢你!我听说日本的‘卡拉OK’是男男女女激情地献唱,人们在灌下了各式各样的饮品昏倒之后,就会在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的活动!真的是有些期待起来了呢!”

“这其中的误会好像有点大呢……”

于是,这次事件在大多数同学的眼中就以倒霉的左右田在去索妮娅的派对的路上不幸被不良团伙缠上勒索最后又被超高校级的大家成功救下为全貌落下帷幕。

除了看到了一些东西的澪田,和基本完全掌握了事件真相的田中。不过左右田很有把握,这两个家伙虽然外表看着夸张奇怪,但其实都不是那种会把别人的秘密说出去的人。

亲眼目睹着索妮娅和其他同学慢慢走到了他们前面,左右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个。”在田中背上沉默了许久的左右田终于闷闷地开口了。

“?”

“为什么大家都来找我了,其实少我一个也没什么的吧。”

“若是其他人倒另当别论,但如果是暗黑圣母举办的盛宴,唯有你是决不可能无缘无故缺席的。”

“就因为这种理由啊……”

“看似无足轻重,才可谓是因果律的抉择啊。”

“别说这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啊喂。那这里这么偏僻,你又是怎么找到的啊。”

“哼,本王重申一遍,不要小看本王洞悉一切的邪眼之力,同样,也不要小看本王麾下的破坏神暗黑四天王!”

“哦,就是四天王找到的嘛。”

“…杂种,看来你是真的想在本王面前寻死呢。”

于是二人之间再度陷入了沉默。

“……喂。”

“又怎么了。”

“……今天谢谢你了啊。”

“!?!?…………不用谢。”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讲人话了啊啊啊!!这样的话老子会、会……”

左右田猛地把脸扎进田中的大衣里,不过针织帽没能完全遮住的已经红透了的耳根依旧出卖了他。

会不好意思的啊。

——No man is an island. 完——



……

…………

………………

“说起来,以前还发生过这种事呢。”左右田一边调试他新发明的“全自动挖眼机”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

“不是啦,就是刚刚抓了几个混蛋来试了一下本大爷的新机器,结果发现其中一个是我的大熟人啊,就给了他一些特别服务~”

“…哼,那样的无名鼠辈也能活到今天吗,看来即便是本王也会出现纰漏啊。”

“仓鼠酱,你的纰漏多了去了啦~话说,比起在这儿跟我闲聊,不如去努力一下多上供几个祭品吧,罪木那边在催了,说什么‘就这点人数也配拿来迎接盾子大人的归来吗!?!’,超吓人。”把罪木那种抓狂的语调模仿得活灵活现的左右田终归是放下了手中的焊枪,扭头望向只是因为左右田嫌弃就真的连一只动物也没带进左右田工坊的田中,做出一副要赶人的样子。

“别装傻,汝又不是不知道本王的来意。”

“啧,烦死了,本大爷也是很忙的啦……”

“上次哭着求本王说还想要的人是谁。”

“那个是氛围所迫啊氛围所迫!!啊啊,把你这混蛋弄死能带给我多少绝望啊,光是想想就有点受不了了。”

“正巧,本王也是啊。”

二人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左右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那啥,这次别给老子中出啊你个发情仓鼠,清理起来麻烦死了,大冬天的江之岛后援团那抠门玩意儿每天就供应那么丁点儿热水,洗个澡都超不过三分钟,有够绝望。”

“本王尽量。”

“尽量你个头啊!你丫到底听懂我…唔!嗯……哈……”

一个侵略性意味极强的吻堵住了左右田将要说出的所有话语,从来都挣扎无果的左右田除了沉湎于这个他无法称之为恋人也无法称之为床伴的男人的温暖以外别无选择。二人的关系到底算什么就连他自己也已经不想去过多地追究了,只是这样就好,在这个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规则和底线可言的荒谬世道上互相谋求对方那尚存一息的飘忽不定的热量,第二天又以那虚无缥缈的所谓“绝望”为动力继续循环往复这看不到尽头的非日常。不过啊——

就这样吧。

——No man is an island. 彩蛋 完——

作者瞎逼逼time:
*首先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您!本来不想废话这么多的毕竟心血来潮产了万字还是有点飘…
*标题跟正文的关系被我吃了。
*其实这篇文是因为我某天看到一位樱花太太画的路人(其实就是左右田原亲友)左右被气得想揍一顿原亲友写的(是的没看爽反而看气了)。不过要真按原作设定,除非左右田隐瞒了部分事实,这位原亲友应该是没有做的这么过分的…吧。另外后面的绝望时期paro完全是即兴发挥。
*大概这才是我内心真正想看到的某3的内容(大家相亲相爱谁出了点什么事其他人就一起去帮他),可惜个人认为某3充斥的就只有不恰当的卖肉和谜得要死的“粉丝福利”,未能如愿就自己割了腿肉。
*超高校级的大家一起救人真的很帅气这点希望我体现出来了。本来我是真的非常希望动画也有这种场景的…
*没有日向和七海自己也觉得有些可惜,下次写个游戏paro或者机关paro吧(八成没有下次)。
*田中是真的很想背左右田啊(¬_¬)




……

…………

………………

“……所以,快点醒过来吧,田中。”

——No man is an island. 真结局 完——